华杉:华与华超级符号品牌课总结

正心术、立正学、走正道。

*本文来源:华与华(公众号ID: huayuhua_2013);作者:华杉;原标题: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错的丨华与华超级符号品牌课总结》

2020年6月19-21日,在华与华公司·知胜厅,华与华超级符号品牌课·第三期如期举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家与高校教授齐聚华与华商学院。

本次课程由华杉老师亲授,在三天的时间里,华杉老师毫无保留地将华与华方法的关键内容教给学员,帮助学员们拨开企业经营和品牌营销的精神迷雾,详细透彻地讲解了企业三大原理、品牌三大原理、传播三大原理、华与华企业战略菱形模型、持续改善等内容,是一堂名副其实的“华杉彻底讲透品牌”的线下大课。

此外,华与华商学院还特地为学员们额外安排了华与华方法实践分享会,展示了华与华在设计管理、业务管理以及持续改善中的魔鬼细节和成果示例。

三天大课内容非常精彩,尤其是华杉老师的课程结语部分。在此,小编也特意把华杉老师的课程总结摘录出来,分享给你。以下为华杉老师的总结内容:

 

01

为往圣继绝学

华与华方法先贤图

华杉:课程最后的这一页,是向大师们致敬——我把它叫做“为往圣继绝学·华与华方法先贤图”。学问的关键,就是为往圣继绝学。我们所有要思考的地方,前人都在那里耕耘过,并且有成果。如果我们以为自己有什么新思想,唯一的原因是因为读书太少!

华与华方法的先贤,首先是孔子、孟子、曾子、子思,再到朱熹、王阳明的儒家思想。儒家思想指导我们王道经营,近悦远来,也指导我们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,日日不断,滴水穿石。

第二个层次是军事战略思想。包括中国的孙子和西方的克劳塞维茨、诺米尼和富勒等人。

《孙子兵法》让我知道了兵法首先不是战法,而是不战之法;不是战胜之法,而是不败之法;不是战而胜之之法,而是先胜后战之法;不是以少胜多之法,而是以多胜少之法。凡事追求以压倒性的最大投入,追求最小目标,以不败兵法,实现一生不败。

对《孙子兵法》我还专门写了一本《华杉讲透孙子兵法》。而西方的军事战略理论,也给我很多营养。这些书我都读过很多遍,克劳塞维茨的《战争论》我就读过5遍以上。

诺米尼是沙皇的军事顾问,写了《战争艺术指导》。富勒是英国的军事家,写了《战争指导》。

第三个层次,是西方的经济学和管理学。包括科斯、德鲁克、熊彼特、迈克尔波特、明茨伯格等人。经济学家科斯讲的是交易成本原理,管理学家德鲁克讲的是社会职能原理,经济学家熊彼特讲的是创新利润原理,迈克尔·波特讲的是竞争战略,明茨伯格也是企业战略学家。

第四个层次是心理学和生理学。弗洛伊德讲的是潜意识,荣格讲的是集体潜意识,坎贝尔是神话学,巴浦洛夫讲的是条件反射,维纳讲“控制论”,华生讲行为主义。

第五个层次是传播学,特别是符号学和媒介环境学。拉斯韦尔是传播学的奠基人,写了《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》,他在书中提出很重要一个理论叫“恶魔崇拜”,就是把敌人当成恶魔去宣传。乔布斯在苹果广告1984里面击碎老大哥,就是把IBM塑造成了恶魔。

麦克卢汉写了《理解媒介》,开创了媒介环境学。尼尔·波兹曼写了《娱乐致死》和《技术垄断》,勒庞写了《乌合之众》,沃特尔·翁写了《口语文化与书面文化》,索绪尔和皮尔斯都是符号学的奠基者,罗兰·巴尔特也是符号学家。

第六个层次是修辞学。亚里士多德开创了修辞学。西塞罗是古罗马著名的政治家,同时也是修辞学的大家。我们创作广告口号用的全是修辞学。

第七个层次是语言哲学,对语言哲学的深刻理解,是理解华与华方法的基础。康德是哲学家,海德格尔写过一本《通往语言之路》,我们说词语的能动性、词语的权能主要是海德格尔的思想。维特根斯坦就是语言哲学家,我们这两天课程,也多次引用了他的思想。

第八个层次,是最后这两位,我还没有提过,一位是培根,一位是笛卡尔,培根和笛卡尔解决了科学归纳法。逻辑上有两个方法,一个叫归纳法,一个叫演绎法。演绎法强调一定是这样的,结论先行;而归纳法是随时可能都是错的。

我所讲的这些,都是根据过去的历史经验归纳而来的,我们会继续按这个去做。但是,我并不知道下一次是否一定正确,我甚至不能知道太阳明天是不是还从东边升起来,我只是知道太阳以前一直都是从东面升起来的。

在这两天半的时间里面,我讲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错的。所以我们在任何时候,都要坚持科学归纳法,随时准备改正错误。

 

02

用三个词总结:

科学、人性、实践

在这三天时间里,我们一起度过了一场思想的盛宴。最后,我有一些结案陈词,讲给大家听一听。

结案陈词的内容,可以用三个词来总结:科学、人性、实践。

课间有同学问我说:“你们之前做药品和餐饮是有很大成功的,怎么证明在未来,华与华这套方法照样能够成功呢?”

我想说的是:华与华方法成不成功?又怎么能证明它是成功的呢?我们要有科学的基本精神,这点很重要。科学的基本精神就是只能证伪,不能证实。

我们孜孜以求答案,往往是因为我们找错了问题。“你怎么证实华与华方法以后还能成功?”这不是一个正确的问题,因为它违背了科学最基本的精神。它只能证伪,不能证实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讲往圣先贤的时候,讲培根和笛卡尔,因为这是科学归纳法,我们的一切方法都基于我们对过去经验的归纳,然后我们认为以后还可以这么做。

一旦有一天,我们发现哪个地方不对,我们随时准备弃之如敝履,一定不要固守成规。

我们所有的工作,都是课题工作法,都要先明确课题,再把握现状、找寻真因——但是这个真因,昨天可能是这个,但明天的真因不一定是这个,我们会有新的发现。

所以你会发现没有最好的东西,只有最不坏的,永远都没有完美的。一旦一个人说他这个东西是完美的,那就是欺骗,因为只有骗人的才是完美的。

由于有这样一个只能证伪不能证实的精神,所以我们才强调要始终服务于最终目的,随时回到原点思考。这样你才不会在中间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,试图解答一些不存在的问题。

第二个就是人性,人性的弱点,就是贪巧求速和拔苗助长。

比如有的同学,在提问环节就希望老师能帮助他解决自己企业的问题,实际上这也是拔苗助长的一种行为。就像上心理辅导课,他不认真听老师讲的道理,就等着课后找老师给他做个个案,解决他的问题。

企业经营,我说我们既不要做大,也不要做强,甚至也不是要成功,我就是要想着要把这件事做好。

我们不能成功,就是因为我们在如何成功上想的太多,而在“我到底会干啥、到底能干好啥”上面想的太少。

我们每个人要思考的,就是如何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好。

同学们这三天里看华与华所做的事,从战略到品牌,到创意,到持续改善,每一件事我们都是在反复思考如何把它做好。

你们可不要小看“持续改善”,那里面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,我们这些人都是文化人,可能高考都没吃过这么大苦。我们做持续改善,真的是一个点一个点地做。

很多客户看了会说:“你们做的事情我们做不了。”为什么做不了呢?这个东西不是你学会学不会的问题,是你吃不吃得了这个苦的问题,是你自己要实实在在地去做好的问题。

这个“好”的标准就是要好到你得有自信——认为顾客能用上我的东西是一种福气。

但是如果我们在自己如何能做好上,没有去下苦功夫,而老想去找个绝招出来,那就把自己要干的事给耽误了。

如果我认为我已经把我的事情做了,但是还没有顾客来,那怎么办?

我就开始去摸排我所有的流程,我们的持续改善就是这样。当时华莱士一款新品饮料,没人点单,我们在收银机屏幕上加一圈跳跳卡,点单量一下就上去了,这要比搞多大的策划方案都简单。

你扎扎实实做这些实际的东西,如果还没达到你满意的状态怎么办?那你就等一等。很多人的性格就是不能等,想了一个口号,然后过了一阵,又想把它再改掉。

我经营华与华十几年了,所有的客户都是我等来的,打的广告我也从来没改过。我们从没有说过哪个月我们接的电话少了,就赶紧去把广告内容改一改。

没有新客户的时候,通常是我不着急,但我们合伙人着急,合伙人往下的小组长着急。我经常劝他们说,你们不是好久没休假了吗?休假去。还有多少知识没有来得及学习的,你就用这个时间去学习。

第三个词是实践。

管理就是实践,这是德鲁克说的。我们的经营就是实践,它都是一件事一件事干出来的。我们学习不仅仅是说为了学以致用,如果我学到了,然后用上了,我发财了,那当然也好。

我是一个著名的爱学习的人,在我看来,学习的目的是什么?

我觉得学习是行动,不是为了道听途说,是为了知行合一,是用。然后我认为学习是为了免于愚蠢,是为了我不要那么蠢。

所以我们永远都是处在两种状态:一个是无知,一个是缺德。其实我们叫做“圣人不知所以能知,小人知之所以不知”。圣人知道自己无知,知道自己不知道,所以才能去学习,知道自己缺德才能去修养自己,所以我认为学习是为了免于愚蠢。

最后呢,就是学习本身是人生的目的,人生就是一场学习。你去旅游不也是去学习这个世界吗?

所以我想大家都要有一个正确的学习观,掌握学习的方法,我们就能够日日不断,日日精进,大家就能够学习进步!

*本文来源:华与华(公众号ID: huayuhua_2013);作者:华杉;原标题: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错的丨华与华超级符号品牌课总结》

本文来源 华与华(公众号ID: huayuhua_2013)华杉 原创,由雨姐推荐发布,观点不代表策划人网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5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