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美董事长谈工作

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是你喜欢的,我觉得这才最关键。

如果你问广告这个行业的精英标准是什么,那么我没有答案。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是你喜欢的,我觉得这才最关键。

我在学校是学银行管理的,毕业后去很多家银行应聘都没有回音。后来我爸着急,通过一个同乡的关系走后门去广告公司应聘,结果被录取了,当时的薪水是3500块台币。

两个月之后我又考取了一家银行,薪水是12000块。记得面试是在一个很大的会议室里,坐着三个老人问我问题,我就想,自己要做多久才能变成对面的老人呢?在广告公司变老会不会更有趣和愉快一点?所以尽管那时候对广告一窍不通,我还是凭直觉选择了这一行。

我们是受摇滚音乐影响成长起来的一批人。做广告做到三年多的时候,因为搞不清楚要不要继续搞下去,恰好姐姐在美国,我又对社会科学感兴趣,就打算去念书。去美国待了三个多月,逛来逛去,从西岸到东岸,再到加拿大,觉得这可能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。一方面有语言的原因,一方面基本上我所有的朋友都在美国,可我并不觉得他们过得很高兴,都是为了小孩在工作。我觉得这不是我要过的日子,绿卡也不要,我就回来了。没有一技之长,找不到其他工作,只有过广告经验,我于是乖乖继续做广告了。

最初的工作激情保持了3年,一开始觉得蛮好玩,后来工作过程中肯定会有犹豫,有怀疑,到底要不要走下去,然后想想有没有其他可能性,这很正常,从美国回来之后就不会犹豫了。

 

01

是属下指导我

别人评价我说,比较随和,包容力比一般人好一点,会尝试新的东西,做一些风险性的决定。广告业个性不一样的人有很多,个性之间的冲突是我们经常遇到的,你需要有比较包容的方式来领导这些人。

到了一定年龄,吸收新东西的方法有两个,交朋友,看书啊,你要有自己的管道去了解。我每天大概两个小时在网络上,看新闻,看书,听音乐。要维持一些好朋友,他们的方向要跟你的不一样,我有很多朋友研究哲学、人类学、医学啊,可以从他们那里吸收不同的东西;也会和一些小朋友分享音乐,北京有很多地下音乐。

我这个人比较难有“最”字。所以问对我影响最深的人不太好回答,难忘的是刚入行的一个主管,他教我懂这行,现在已经过世了。后来在奥美前身国泰建业工作时,还有一个主管放手让我做所有管理的工作,两个人一个在业务上、一个在管理上指点我,让我比较难忘。

管理风格我没有明显Copy别人,管理就是一个团队有分工有互补、有明确的方向,大家一起努力。

在国泰建业的时候,工作到第4年、第一次接触比较全面的管理工作时,我就发现我对管理感兴趣。其实管理并没有什么关键,每个人都会做管理,不是某一类人擅长做管理。如果说有关键的话,我比较在意一个人是否有企图去做管理的角色。你必须了解自己想做的是什么,做什么会有成就感。其次做管理还需要了解你的团队,知道怎么跟人家沟通,找什么样的人来互补。做领导需要有责任提出方向。

我的工作大部分都是手下给我指点。比如关于口碑营销,我们最近研发的很多软件我都是从属下那里学到。我的儿子也能教我,他13岁,比我厉害多了。打电玩啊,建Facebook啊,我通过那里观察小孩子的交友,他现在朋友遍布全世界,在网上,他写自己16岁。

有人说我是“无为而治”,好像什么都不做,就什么都有了。这也许是自然形成的,我小学就看《老子》,对老子比较感兴趣。但做领导并不是真正的无为,而是看事情属性,有的事慢慢过去就好,有的就不能拖,必须马上解决;挑对的做,前提是原则必须清楚,方向必须清楚。

至于怎么挑对人?碰——瞎猫碰到死耗子。大卫·奥格威在20年前将要退休的时候说,奥美这四五十年来有一个方面没有进步,就是怎样找到好的员工。我们到现在也还是一样,招人一直是个困扰,我招人的失败率大概是50%。

 

02

用生活态度工作

广告是如何做出来的,要了解其实很容易,读一本市面上的《如何做广告》就会很清楚。现在我们很多调研方法都是用人类学、田园工作的方法在做,需要应用到很多诸如社会学、经济学、人类学的知识;我们的文字创意和形象化创意、影像创意,又都是跟人文艺术相关,行业的基础在这里。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读社会学、人类学、心理学的东西,只是当时的兴趣,并不知道跟广告有关,后来才发觉确实从里面受益了。

面对广告业这种小灾难不断的挑战性行业,必须建立心态平衡。我们常常会进行重复性的工作,这给创意人员或者作业人员带来很强的挫折感。这可能要回归到更个人的生活层面,你如何面对家庭和情感挫折。要加入这个行业,就要了解:常常受到挫折,但每个人处理方式不一样,没有一个方法告诉你应该如何处理,你如果要来,就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另外一个就是基本的生活态度。广告这个行业需要你对人感兴趣、有好奇心——会去关心人,有兴趣了解不同人的背景和观点。

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对人不感兴趣的人?实际是有的,而且很多都是做广告的创意人。坦白讲这是很奇怪的事,这也是有些时候广告公司或者创意人员被扭曲的一种状况。

我们的行业就是要靠创意去感动人,如果对人不感兴趣,你如何去做这件事?创意的重心实际上就是把熟悉的事情倒过来,让它变形,我们要求每个创意人都尝试用新的方法来做。但是在这个要求之下,你需要一种心态,这个心态就是——对人感兴趣,以及好学。

有些人告诉我:“我很喜欢广告。”我说:“那你学了些什么?看了些什么?”他讲不出来。我们这个行业一直在变化,理论基础也一直在调整,看书只是去训练和整理这些理论。所以我们常常讲,在这个行业你必须不断地看书学习,但是不论看多少书也不能保证把这个行业做好。了解是一回事,做好它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

03

一家公司的方法论与一个领导的反省

要做好广告是比较难,但把人培养成有创意的广告人员,是奥美比较擅长的事情。

这个行业基本的理念很清楚,我的管理原则一直没什么变化,奥美的原则也没变——就是我们对于个人、知识和创意的尊重,用这三个原则去检视一切行为和做法。

奥美本身有它自己的方法论。对我来讲,方法论就是一个系统,并不是说让大家朝向同一种模式,而是说一个组织体需要一个系统方法和语言,在这种共识之下一起沟通和解决问题。

人必须愉快才会产出好的作品。这是最根本的,也是大家都知道但最容易被忽略的。作为一个广告公司的领导或经营者,最根本的就是创造出一个愉快的工作环境。

我经常反省自己的经营哲学:相信“杰出的创作”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事情;相信“杰出的创作”能为客户创造销售的奇迹;相信唯有客户销售成功,代理商才能成长、才能赚钱;相信“杰出的创作”来自对人性的尊重、对人性的了解与关怀。这些信念都将影响到你如何领导、如何决定公司的政策、如何规划公司的战略……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员工每天工作的心情。

我们的问题是:是不是把对人和对团队的尊重只挂在嘴上?这是否是你所相信的信念?这需要大家每个人都用心地反省。如果是,才会反映在你的行为和态度之中,反映在你的日常生活之中。所以我要特别提醒大家的是:个性强势的人,常被指责不尊重人、不重视团队。事实上弱势的人更加没有诚实的勇气,不敢面对冲突,也可以说更不重视团队,经常更严重地破坏团队。

本文来源 TOPYS(公众号ID: www.topys.cn)宋秩铭 原创,由阿菲推荐发布,观点不代表策划人网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21

发表评论